Love delivers a bundle of Baxter

April 28, 2016

当Ocean Road 杂志团队在门外按响了门铃时,Baxter Bateup 正依偎在他沙发上的摇篮里,在他新设计师父母可伦宾(Currumbin)的家中。Tinky, Hayley 和April两只小狗中的一只,马上跳进摇篮。它就像是要保护小Baxter,不让‘入侵者’伤害到他。很明显,它尽心尽力地看护着一个刚刚降临世间一个月的小生命。Baxter来的正是时候……

 

 

很显然,这个美好新生命的出现给著名的女汉子海利∙贝特阿普(Hayley Bateup)和她长久以来的另一半爱普∙扎库里奇(April Zekulich)——这对澳大利亚颇受瞩目的同性恋伴侣的生活带来了无尽欢乐。在一片分歧的婚姻平等辩论中,海利和爱普分享爱意,现在Baxter像一抹灿烂的阳光,照耀进她们的心头。

“他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宝宝,” 海利说,她灿烂地笑着。她和爱普在家里阳光斑驳的庭院中宠爱着刚刚从可伦宾溪(Currumbin Creek)回来的儿子。

我知道事物不会一成不变,不过这会儿他每夜醒一次。有两次他早上4点半醒来,这是他通常醒来的时间。
 

Baxter在7月2日由MichaelFlynn博士在Pindara医院接生来到这个世界上,体重3.8公斤,在April形容怀孕如梦幻一般之后。

“我没有恶心的感觉,相反,我感到棒极了!那可能是我有史以来感觉最好的时候。怀孕让我感觉非常好,”她说着的同时,亲切地将Baxter揽在怀里。
 

Hayley和April差不多十年前在Northcliffe冲浪俱乐部遇见过一个孩子,那时就让她们非常着迷,感觉那是盼望已久的。但由于Hayley的女铁人(Ironwoman)的运动生涯和她们生机勃勃的Body Blitz个人健身训练事业,那时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从一开始,我们就常常讨论这个问题,说这是我们想要做的事儿。”海利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头等大事,花了我们一阵子时间,因为我们希望所有的都是对的。”
 

随着海利从救生员职业退下来,还有其他两个库仑加塔地区的黄金头衔,Body Blitz公司和注定作为Baxter的家长。

“我们一旦决定要孩子,一切问题就围绕着如何着手去做,还有谁来生孩子,”海利说。“我们是选择一个匿名的精子捐献者还是让一个朋友来提供?”

“爱普肯定想要尝试怀孕,而我无所谓。我没有生产是因为爱普真的很想要这份经历,她真的很棒!”

 

Baxter 是通过昆士兰生育集团(Queensland Fertility Group)体外受精而获得的孩子。精子的捐赠者,海利和爱普透露,是一个出生于古巴,住在美国的大学生。捐赠者填写了非常详细的问卷,允许接收者查询所有的家庭医疗历史,甚至爱好和个人性格特点。“一个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我们想要一个外向型的人,爱好运动甚至是拼命三郎型的。”海利说。“不是所有的捐赠者提供照片,不过这个人提供了,这是个额外的奖励。他长得非常帅,有一头漂亮的头发,皮肤不错,还有一幅非常棒的身体。”正如她们所说,海利的卵子和生于古巴的捐赠者的混合看起来好极了,诞生了一个漂亮的Baxter。海利的爱普和海利对捐赠者非常感激,但没有要见他的计划。“如果你照着那条路走下去,他们会多少出现在你的生活中,这样就差不多成了另一个父母,”海利说。“其实,我们有许多男性朋友可以捐赠精子给我们,如果我们想要第三人进入到我们的生活里。但爱普和我想成为唯一的父母。与捐赠者碰面,会让事情变得有点复杂。如果,当Baxter长到18岁时,想见他,那么他完全可以这么做。”一个进取心非常强的运动员,海利承认Baxter的降临,让她的生活节奏多多少少慢了下来。虽然不是普通人的那种标准。Baxter生日的两天后,她不得不与剥夺睡眠做斗争,重新回到一个艰苦的公路赛,这是她新参与的一个项目。“我从医院回到家,拿起我的自行车,骑了74公里赛程,赢了比赛,然后又回到医院。”她说。带着Baxter 回家的那天,海利异常兴奋,早早地开始了Body Blitz的训练课。她透露说,她刚刚接受了一个火灾救援服务,履行着又一个拯救生命和帮助社区的目标。

 


带着她对自行车运动新热情,海利正瞄准2018在黄金海岸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我希望明年能在职业球队里参加国家公路系列赛(National Road Series),然后再看看如何从那里迈向英联邦运动会。”她说。“我正在挑战许多职业自行车选手,目前表现情况不错。”“我能够在早上骑个2-3小时,然后回来照顾Baxter,”她说。“ Blitz这个生意项目每天只花几个小时,所以给了我们很多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关于Blitz,请访问海利的网站www.bateupsbodyblitz.com.au)海利母亲莎莉非常支持她们,帮助照料宝宝和Body Blitz,允许海利和爱普在Baxter和工作之间忙里忙外的平衡时间。“妈妈真是太伟大了,她每周来待上两个晚上,”海利说。“Baxter是她第一个孙子,所以她非常爱他。是她催我们生一个。”

 

爱普的父母住在西澳,手里有太多孙子孙女,加上Baxter是第七个了。“妈妈在孩子受洗礼时来过,她和爸爸急不可待地盼望再来呢,”爱普说。“海利和我都喜欢旅行,我们毫无疑问会带着Baxter去西澳看看,当他再大一点的时候。我们还会带他去巴厘岛,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度假胜地之一。我们希望他喜欢任何我们正在做的事。”当Ocean Road 杂志在采访海利和爱普的故事时,婚姻平等的辩论正充斥着整个美国,在其高等法院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时。但在澳大利亚,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英语发达国家却不允许同性婚姻,联邦联盟议员投票决定在下次大选之前,将保持现状。这个决定让海利和爱普很失望,作为双方之间有所承诺的伴侣,会希望在结婚之后才有Baxter。“一对异性伴侣会说:”让我们结婚吧,然后再生孩子……但是这个程序不适用于我们,”海利说。“现在有许多人并不是异性相恋,他们处于同性恋爱关系中。时间会改变一切,这只是刚刚被接受,甚至是学校里的孩子们。甚至托尼∙阿博特有一个同性恋的姐妹。同性伴侣应该选择结婚的权利。”关于男性或女性在一个家庭里的角色缺失和人们对同性父母的批评质疑,海利非常直率。“他有两个爱他的父母,而这才是最重要的。”她说。“我们可以看到有两个母亲的好处,他也会被众多男性家庭成员和朋友围绕。”

 

海利承认想成为一个职业运动员是一个自私的追求。Baxter的到来改变了她的生活,不过是朝好的方面改变。日常训练、比赛和受伤的复原伴随着早睡或出门社交已经让位于每天的欢乐,还有养育这个小人儿带来的挑战。“回到家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她说。“爱普和我总是热衷于驾船出海、钓鱼、还有去海滩上消遣。但现在我们有了Baxter来分享我们所有的爱好。我们肯定会带他跟其他孩子一起玩,一起冲浪,因为他们健康,热爱户外运动,你知道,孩子都喜欢大海。有了Baxter,这会让所有事情变得更有趣,我认为。”爱普补充说:作为父母,这让一切都变得更有意思,让你回归自然。“

 

将来Baxter会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我们一直认为只要一个孩子,但是可能将来会再要一个,主要是为了他能有一个玩伴。如果你有个朋友,在游泳池里游泳会更好玩。”海利说。”如果我们决定再要一个,我们已经冷冻了爱普的卵子,然后她只要再怀孕一次就行。再看吧,但现在这一刻,我们只享受和Baxter在一起。”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People Also Lik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Search By Categories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