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弗里湾依旧特别

April 28, 2016

南非的杰弗里湾是世界上五个最著名的冲浪胜地之一。七月,在久负盛名的SUPER TUBES ,离库仑加塔儿童米克∙范宁击退大白鲨几分钟远的地方,J-Bay总决赛鸣锣开场。现在就跟着ASP世界冠军杯冲浪选手乔∙帕金森一起走进杰弗里湾,他将与Ocean Road杂志读者分享他对这个冲浪胜地以及南非的热爱。

 

我们去往南非杰弗里湾的年度之旅——ASP冲浪比赛是我们全家人的最爱,那里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我18岁时第一次来杰弗里湾。我记得到达后的第一个早餐,我因为牙疼而早早地醒来……那里的浪高非常棒,我不得不划着冲浪板,忍受着已经感染引起的牙疼。

我被当地的美景镇住了。当然,那一年我才18岁,非常幸运能够持外卡参加那次的比赛,继而老天又格外眷顾地让我赢得了奖项。所以自然而然的,杰弗里湾这个地方让我拥有一些非常特殊的回忆。我在这里还结交了很多好朋友,他们中的很多后来在许多年里,仍然跟我保持了很好的关系。

 

我的孩子们非常喜欢去非洲的野生动物园看动物。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的母亲、我的妻子莫妮卡一起开车穿过一个狮子园,一个巨大的狮子走近我们的车,直接把后视镜咬了下来,接着开始咬我的轮胎,想把它们弄爆胎。突然我的一个轮胎直接爆了,这可把女士们吓坏了。所以我不得不马上把车开走,驾驶着只有三个轮胎的车,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我通常早上六点就醒过来,6点40分时太阳渐渐露头。一盏茶的工夫,黑暗中拿上我的潜水衣,摸黑跑到海滩上。你不得不在黑暗中摸索、猜测什么将在你脚下,同时在岩石间跳来跳去。如果在退潮时,你会走过一堆贻贝,那将会是很糟糕的事情。我有时只能绕开走,往海水涨潮地地带走,黑暗中这真的让人有点害怕,但这总比被贻贝切到脚要好。我情愿把他们当作美餐,也不想走在它们身上。

 

刚跳进水中,那真是一种说不出的冷,你会停止呼吸,然而你看不见海里的潮起潮落,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大的浪。只有那种最初进入水中的冰冷让你清醒,记忆深刻。

南非风味的美食也非常好吃。我知道两个非常好的餐馆,其中一个叫Walskipper,这是一个坐落在海滩上的餐馆。他们做肉类大餐和海鲜巴拉(当地的烧烤),还有许多你从来没在澳大利亚见过的东西,比如非洲大羚羊、鸵鸟和chokka。当然他们知道怎么做这些美味。巴拉有它优缺点,我是澳大利亚人,我以为我懂得我的烧烤。但这些人是很严肃地对待烧烤,精心烹制。南非人喜欢他们的热面包。所有的食物总是跟热面包搭上点什么涂在上面。“我们是不是得在热面包上放上更热的面包呢?”
 

 

南非有许多还未开化的原始野生海滩。这让我想起了塔斯马尼亚的西海岸和西澳的最南端——大面积开放的原生海岸,但是杰弗里湾拥有的这种被保护的绿洲恰好和完美的海浪结合一起,相映成趣。这里有一股真正的力量,你可以在某一点,某一地感到,也可以在水中触到。   

杰弗里湾的这片海域确实生生不息——今年米克的险遇让我们所有人明显看到潜在的危险。你理所当然地会感到困惑担心。不过,鲸和海豚无所不在。所有的物种都是平衡的,所以你不用感觉太紧张。

 

在发生米克的那件事后,我不知道那种感觉是否会变。我可能也不会知道我会有什么感觉,直到我再次在那片海域冲浪。

Please reload

People Also Lik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Categories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