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垠爱意 ——丽莎对Lisa Brown的全情倾注

April 28, 2016

凭着个人对时尚的热爱, 丽莎·布朗(Lisa Brown)在蓬勃发展的时尚业中大放光彩。天赐的创造力使得她的作品总是带着独特的个人风格, 在设计与自己同名的时尚品牌时,她常常从旧物收藏中得到灵感。

 

布里斯班市政厅后台,一个神情专注的娇小身影优雅的在一排排挂满闪亮衣服的架子中穿梭忙碌着。  一袭金色的网状上衣和白色长裤,丽莎·布朗的衣着品味充满着顶尖服装设计师的鲜明特征。然而在她沉静外表下, 掩饰着对昆士兰州主要的时尚活动之一——梅赛德斯-奔驰服装节(the Mercedes-Benz Fashion Festival)的紧张情绪。“我总是在每一个服装秀开场之前感到紧张,因为所有你设计的服装将要被上千人评头论足,而这种感觉真的是令人生畏。”丽莎说道,她亲自监督上场前的准备工作,确保衣架的排列与出场顺序一致。开场前,与后台一幕之隔的秀场,观众的喧闹声由T台两边的座位区环绕全场, 此时的丽莎深吸了一口气。 她解释道,这是她在梅赛德斯-奔驰服装周的第三次亮相,成败关系重大。“梅赛德斯-奔驰服装节是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久负盛名的活动,能够参与其中是一种荣幸。 ”丽莎说,“它真正能够促进企业零售业务,因此它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今晚的观众席上坐着丽莎的后援团。她的丈夫——在校教师蒂姆、专程从新南威尔士州猎人谷(Hunter Valley)赶来的她亲爱的母亲伊冯和她的两个女儿——14岁的莉莉罗斯及13岁的伊维。在本次时装秀中,丽莎的服装系列还获得了与其他著名品牌如Sacha Drake、The 400 Co和White Label Noba同场亮相的机会。那天不过是布里斯班一个很普通的夜晚,寒冷而乏味。然而就在丽莎的服装系列登上T台的那一刻,全场沸腾,就像突然点亮了一盏巨大的暖光灯……当模特们穿着丽莎标志性的波西米亚长裙、顺滑的丝绸上衣、复古而具有泥土气息的泳衣轻快地舞动着脚步前行,散成一幕幕的五彩缤纷,那感觉就仿佛在无忧无虑的沙滩上轻舞摇曳。

 

终场谢幕的那一刻,丽莎向全场观众鞠躬道谢。从人们热烈的掌声和兴奋的口哨声中,我们不难感受到丽莎的作品正受到越来越多的昆士兰人的拥护和喜爱。

自从在悉尼时装周上受到热烈的追捧后,丽莎·布朗品牌于2006年正式发布,但丽莎没有因此而止步不前。 2008年她成功地进入了NRA澳大利亚服装大奖,不仅入围了生活风尚、婚纱、正装和儿童系列决赛,而且获得了总体声望最高奖(overall Prestigious Supreme Award)

“那是一次压倒性的胜利。我当时都不认为我能够做到。”丽莎回忆到。“评委们的意见被一致通过:他们大爱我的设计。我真的太高兴了,因为我赢得了一辆车。我和我的团队一同打拼,我赚得每一分钱都直接投入了公司业务,所以这辆车绝对是一种奖励。”

时至2014年,丽莎令人惊叹的时装系列已经遍布澳大利亚的70家店铺,同时也正在与海外洽谈合作。她的前卫、原创、女性化的设计不仅吸引了正步入婚姻殿堂的以及其他年龄层的女性,也得到了大名鼎鼎的电视节目主持人雪莉·克拉夫特(Shelley Craft)、娜塔莉·古拉斯基(Natalie Gruzlewski)和歌手玛莎·海因斯(Marcia Hines)的青睐,她的服装常常成为这些名人出席红毯典礼的选择。她的代表性设计带有编织结和丝制Poppy V字褶边长裙已经成为销量冠军,并在全国范围的高规格社交场合、婚礼和正装出席的活动中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

丽莎谈起她的Poppy 设计时说:“让人沮丧的是,这个设计已经被印尼巴厘岛的制衣商们复制。你知道,这就是面包和黄油——生计的问题。”

关于丽莎的成功,更值得一提的是她仅上过几堂缝纫课,从没有修过一节正式的服装设计课程,却只是靠着与生俱来的设计天赋和工作实践。

与穿着裙装的安分姑娘不同,从小在新南威尔士州猎人谷(Hunter Valley)梅特兰(Maitland)县长大的丽莎是家里六个孩子中的“老么”,是个更热衷与最亲近的姐姐Shay一起玩滑板、冲浪和英式橄榄球的“假小子”。

少年时代,丽莎开始积极展现她富有创造性的一面。 她追求复古风格的服饰,常常穿着父亲的白色晚宴衬衫,搭配一个仿制的鳄鱼皮包来当作书包去上学。

“我过去一直对布料和服装有着浓厚的兴趣, 然而对于我真正喜欢的东西,我总是囊中羞涩。所以, 我不得不变得心灵手巧,动手制作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丽莎说。

 

“在我还没学会缝纫之前,我能够做牛仔裤的漂白,印染,划洞,并在洞下面添上布料的工作。我还把我母亲的短裙从柜子里翻出来,在裙摆边打出一个个结,这样我就能够在学校里脱颖而出,显得与众不同。”丽莎说到这里大笑。

丽莎真正展现其创造天赋是从开始为满足自己的时尚品味而设计独一无二的作品时。那时她不断地被人问到她的那些裙子是从哪儿得到的,随后她就开始做起了独件设计——世上仅此一件。最终,她的处女作诞生。

在她位于美人鱼海滩(Mermaid Beach)的设计工作室,我们见到了热情而谦卑的丽莎,她的金毛猎犬克洛伊舒适地躺在她脚边。鲜少休息的她谈到费时的打样工作、设计和变幻无常的零售市场所带给每一位设计师的障碍时,一下子打消了之前我们对服装业充满光鲜亮丽的概念。

“每个人都以为你赚了很多钱,肯定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但是我们只不过是一个为生活而奔忙的普通家庭,总是为了能让孩子们上一所好学校而努力赚钱工作。”丽莎说。

“这不是一个好玩儿的游戏。你得先垫付很多费用,比如在开始工作前就得付清所有技师的工资,每月还需要跟所有布料供应商结清货款。制作并完成所有的服装就得耗时好几个月,再加上送货,这样就已经垫付了这些服装的所有费用。然而零售商却可以慢慢付清货款。”

“一批服装货款的现金回流可能再需要六个月的时间到帐。这真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这一路你不得不小心照应自己。而在这个基础上,同时你又需要为下一个季节的产品预订做准备。”丽莎给我们解释说。

丽莎为自己能雇用黄金海岸和布里斯班的技师集合生产她的设计而感到自豪,而在墨尔本,她姐姐凯莉则是丽莎·布朗(Liza Brown)品牌的代理商。当大洋路(Ocean Road )杂志到访时, 她的工作团队正在为三个大订单的发货而忙碌着。

被包围在一堆华丽而时髦的布匹和一排排挂着漂亮裙装、裤子和上衣的衣架中,丽莎为我们了介绍她的重量级团队,并对现场的一片凌乱表示歉意。她说当成品最终看上去是那么的极致无瑕时,从设计到T台的这一过程却并不总是那么的完美顺畅。

 

“我们在墨尔本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服装秀,但这次不允许设计师在后台支持。”丽莎说,“所以,我们不得不用照相机拍下由模特展示的所有衣服给造型师,这样他们就知道如何去装扮这些衣服。”

“其中有一件衣服,我觉得很丢面子。我看到那女孩走出来,头从袖窿中钻出,我都不知道她是如何挤进这裙子的,因为它是单肩。 她把裙子的荷叶边装饰当作了袖子,头就从袖窿中通过。我当时忍俊不禁的眼泪快流出来了,你知道那是一个非常大的秀,裙子只是看上去有点问题,所以在场除了我和我的员工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

“他们肯定觉得那是个非常奇怪的设计”,一想到这些,丽莎哈哈大笑起来。

最近丽莎就要发行一个独家的新娘和伴娘系列,这将利用位于她工作室楼下Glenelg 大街的店铺到展示橱窗这部分的空间来展示她美丽的创意。同时她也已经开始了一个副业­——代理纽约的一个奢侈牛仔品牌D-ID,另外也销售一位珠宝设计师的独特手工作品系列Singular。

带着这么多对未来蓝图的设计,我们不难理解丽莎只要一有空闲,就会在清晨出海冲浪,以此逃开经营公司带来的压力。

 

“通常我先生送女儿上学,这样我就可以在七点半前结束冲浪,然后八点半出门,九点钟到公司。家务活儿真的是很折磨人。”丽莎说着大笑起来。

在健康的工作与生活之间平衡,凭着脚踏实地的态度和无穷无尽的设计灵感,丽莎似乎注定会取得成功,她的事业将会持久下去,从而在这变幻莫测的时尚圈中找到一席之地。

“你必须得昂着头,慢慢地向前走,希望最终一切付出都将得到回报。”

 

Please reload

People Also Lik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Categories

1/1